围巾轻碰着唇边

有点暖的像亲吻的感觉

吐气变白烟

飘过了眉间

撞上了怀念

下了一阵雪

昨天是5·20,N多姊姊妹妹们竞相在朋友圈高调秀恩爱。惹得我不厌其烦。心里只能默默的说一句——TMD,秀恩爱、分的快!

经历了短暂的2个月之后,第二段感情也最终走向说拜拜的结局。和上一段困苦、彷徨、纠结、后悔、惋惜等各种情绪纠缠在一起不同,这一次出奇的平静。甚至仿佛我们都从牢笼......

“如果那时你没有跟我分手,我们现在是不是就过上好日子了?”

“如果当时我鼓足勇气让你留下来,我们会不会就有了结果?”

“如果当时的我足够有钱,我们住进一个有大沙发的大房子呢?”

“如果我们当时就是不管不顾,我们就是结婚了呢?”

“后来我们什么都有了,却没有了我们。”

看电影《后来的我们》演到这部分时,林见清对着方小晓做着关于过去的无数假设,电影院里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男生突然泣不......

有一种人,天天都笑嘻嘻的,好似和谁都合得来,但是从不主动联系朋友。这种人的脾气出奇的好,好像世上没什么事情能让他们愤怒和悲伤。这一种人,懒得咒骂,懒得分享心情,也无心写些矫情的文字,发到空间、朋友圈去换取同情。如果你问他怎么了,他只是一笑。只有在一个人翻着书,或者是戴着耳机,待到某一个章节引发了共鸣之处,才忍不住一阵感叹。

还是这种人,心中往往怀着一个不会轻易动摇的梦想,但却不愿与现实中的......

没事儿可不能瞎折腾。我就把大家的评论给弄丢了。伤心的同时,还得向大家表示歉意。

事情是这样的——因为之前博客频繁换域名,加上以前用的是静态博客的因故,造成了Disqus产生了大量无用的数据。昨天心血来潮,寻思清理一下disqus的无用链接吧。然后再没有仔细阅读Disqus的技术文档情况下,备份好.xml文件,就把Disqus的评论给清空了。然后寻思再把原来的.xml文件导入回来,就万事大吉......

又一个朋友昨天南下,去了武汉。是的,又一个。

暮然发现,身边能一起吆五喝六、踩啤酒套子侃大山的朋友越来越少了。而与之对应的是,纵观全国——特别是南方的朋友,身边要是没有几个东北朋友,简直不好意思说自己有正常社交。这种看似稀松平常的状况背后,就是东北人地区人口加速减少。以至于新闻都说,这种人口减少已经影响了东北地区的经济复苏。

时间钥匙往回倒转几十年,东北还是一个人口净迁入地区。那时......